•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专访台湾慢走丝线切割技术推手梁瑞芳

台湾慢走丝线切割技术

专访台湾慢走丝线切割技术推手梁瑞芳(台湾慢走丝线切割技术

台湾机械工业同业公会工具机业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放电加工机联谊会会长)—徕通科技总经理梁瑞芳,从一九九一年开始在放电加工机这个行业已投入专研达二十六年。梁瑞芳在还未进入徕通科技之前原是工研院慢走丝项目计划主持人,带领研发团队开发慢走丝控制器与放电电源,开发出台湾第一台慢走丝线切割机,而后技转予当时台湾各家放电加工大厂,打造台湾成为全球第三大线切割机制造地区。二零零一年由工研院慢走丝原创团队创立徕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业界誉为台湾慢走丝技术推手。
对应技术变更,梁瑞芳指出很多模具加工被切削中心取代,因此模具加工数量少了很多,加上大陆开发中走丝线切割机,可以加工一些精度要求不高的模具,在汽车产业约少了八至九成的需求,只有部份要求高精度的台湾厂商仍然使用慢走丝线切割机,但需求少了很多。
专访台湾慢走丝线切割技术推手梁瑞芳友情链接:南通镜面火花机苏州沙迪克无锡建德磨床金刚石砂轮修整方法

徕通科技深耕工业基础技术

为找回台湾工业骨子里的匠精神,台湾以跨部会资源推动强化工业基础技术发展方案,再造台湾竞争力。徕通科技是机械业第一个申请工业基础技术发展计划的业者,在二零一六年四月执行完成。期间做了很多工业基础,如铸件、热处理分析、线性马达、光学尺、机械结构及组装精度的研究,这些基础研究机械部分都可以共享,但徕通科技已经做到控制器,线性马达、电路板、芯片都自己设计生产,工具机的核心价值与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梁瑞芳说:要能让客户买单,机器的速度、精度与稳定度是三大关键!他指着国外经销商所作的测试数据图解释,徕通慢走丝的加工效率在某些加工条件时已经高出日厂的一倍,但产品在最高阶精密度与稳定度上将会再继续深化技术。
徕通厂内有三十台基座铸件,是徕通坚持深耕基础技术的证明!徕通科技除了透过学理性思考,也透过跨领域的思维发现材料热处理对于机台稳定性有重大的影响,因此决定投入基础技术的研究,透过三年期的追踪研究,着重于慢走丝本体铸件对于整机加工精度与稳定度的影响。另外徕通科技将光学尺信号做到高倍细分割,实现更高的循环精度,使光学尺最小分辨率可达二十奈米,足以供台湾产业应付未来数年的技术发展应用。
大家会相信练习蹲马步五年后一定会很厉害,但是很多人不做是因为很辛苦,而且短时间看不到成果。大家都希望快速练一套招式,招式打得很漂亮,只要三个月看起来很厉害,但有句话说:练招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精密度及稳定度没有一致性,就无法做到智慧工业。所以机械厂要从精密度及稳定度的一致性,勤练功夫。梁瑞芳表示徕通科技花了五到六年时间,就为了这一目标,让每一台同样的机器性能一样、精度也一样。

徕通科技参与台科大智慧工业实作中心练兵

目前台科大智慧工业实作中心只有两家台湾厂商即徕通科技和晏阳精密参加。梁瑞芳说上博科技总经理谢尚亨亲自拜访,听到觉得好厉害也很感动,马上同意提供一机台参与。他说智慧工业强调的是机连网,和以前单机作业不同。早在十年前就可以做到远端监控,但只能在远端下指导棋。机连网重点是要把搜集到的资料拿来作为生产的排程,计算机系统会自动监管生产排程及加工状态,把机器加工好的产品送到三次元量测仪等自动测量,回过来用软件修正刀具的路径达到最佳精度。接下来和机器人连线,还可计算多少加工时数,需要进行维修,这些需要一套系统管理程序。
一般加工厂内的机台及量测仪器等通常是国际品牌杂陈,需要一个能够监控全世界所有品牌设备的软件,将软件和此些机器连结一起,就可以把车、铣、磨、钻、线切割及细孔加工等机台及三次元、雷射等量测,以及机械手臂等做串连,这个软件和产品生命周期管理、计算机辅助设计、计算机辅助制造合作,也可以跟企业资源管理连结,上博科技就是扮演这个生产串联的沟通界面。上博科技这套软件可以和全世界发那科、西门子、三菱、海德汉等不同品牌控制器的串联,也可以和夹治具系统、机械手、测量、视觉化技术连结起来,把机器和这些界面整合起来。徕通科技梁瑞芳认为上博的系统软件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一套,上博科技可以成功,因为有富士康可以练兵。
台中科学园区有一家制造水龙头的新厂,设备只选上博计算机里的选单可以选到的设备。以后想要建无人化的新厂,选单里面如果没有台湾工具机厂商,那么台湾厂商就缺席了,这个问题值得深思。台湾要落实智慧机械就要先有自己的控制器,控制器是智慧机械的大脑。硬件可以复制但控制系统无法复制。大家应该要多花时间去了解,这个点输了,就一辈子输了。

台湾制造- 要给工具机业者练兵机会

台湾制造这个议题,台湾工具机业者要如何能够吃到这块大饼,而不会沦为口号,创造全盘皆赢的局面。梁瑞芳说应该要先了解关键的痛点在哪里?先问中船、汉翔等业者,如果要用台湾产设备有什么问题?是台湾工具机真的不行,还是不愿意把机会留给台湾厂商?还是因为投资很大,没有人敢承担风险?
只要中船、汉翔等制造厂能将规格订出,让业者来挑战,现在达不到目标,但经过一到二年时间努力一定可以达到。应该要展现更大的决心及魄力,将制造厂与设备商于一开始时就紧密结合,让台湾工具机业者有实际练兵的机会。若要扶持台湾产业应效法前两年日本对购买国产设备给予优惠补助一半的经验,补助厂商购买本土产设备并做技术媒合,日本在经济不景气时与业界携手渡过困境,值得借镜。

徕通科技独门技术,把乐金、比亚迪变客户

一根零点二五毫米黄澄澄的铜线,大约是三根头发捏在一起的粗度,却能切割数公分到数十公分厚的铁器,将这条铜线再搭配软硬件设备就是一台慢走丝线切割放电加工机。为维持稳定切割速度,慢走丝必须靠控制器调整放电电源和冲水条件变化。目前生产这种机器的地区以日本、瑞士、台湾为主。
事实上这个年销售额高达三百亿元的市场,在一九九零年以前是被日本和瑞士垄断,因为这两个国家掌握着放电电源和控制器两种关键技术。台湾能成功挤进这个利基市场,背后的推手,是徕通科技现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梁瑞芳。徕通科技身为慢走丝线切割机台湾第二大厂及全球第七大厂,一年能卖出两百五十台机器,客户遍及三十多个国家,连韩国电子集团乐金、汽车大厂比亚迪、美国电器与电子设备大厂通用都是它的客户。徕通科技梁瑞芳说:我们变厚度切割技术很好,所以像韩国三星、乐金的供应商,他们要切割薄膜晶体管电视的大型模具时,多使用我们的切割机。
梁瑞芳曾在工研院担任慢走丝项目主持人,带领团队研发关键技术再技术转让给厂商,台湾才能成为市场新秀,梁瑞芳可说是线切割机的先行者。在工研院十多年梁瑞芳辅导不少企业进入慢走丝产业,却感叹企业多数依赖工研院少有愿意投资研发的,一家公司年销量顶多二十至三十台机器做不出规模,我想要让慢走丝产业能够深耕。二零零三徕通科技已经成立两年,董事长陈舜源也有意投资研发团队,两人一拍即合,梁瑞芳被邀请担任总经理,随即组二十人的研发小组,他们决定专心经营属于台湾的工具机品牌。
哎呀,我们业务很弱,是强在技术啦!被问到品牌能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梁瑞芳说技术是关键。我们在美国连续参展到第三年,才开始有人询问!梁瑞芳认为慢走丝这个产业进入门槛高,只要技术强生意就会上门。当时徕通慢走丝打入市场却面临三种力道夹击:尖端市场被瑞士厂商盘踞,一台卖五六百万元;日本一台卖三百多万元,吃的是中价位市场;另外透过工研院技转的庆鸿机电一台价位约两百多万元,技术与徕通慢走丝站在差不多高度,却已先进入市场十年。徕通科技如何从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对梁瑞芳来说是个挑战。来通首先定位市场,要与日本产品质量相同,但价格相对低廉才有竞争力。

化繁为简、徕通慢走丝机械效率胜日本

日本慢走丝线切割之所以贵,是有许多繁杂却不重要的零组件。因此梁瑞芳尽量化繁为简,不但能省成本也能提高机械效率,建立起独特的品牌形象。我们切割速度可是比日本快了一倍!梁瑞芳表示铜线在放电过程中会因为瞬间的电流而易熔断,徕通科技的强项在于让放电电源在稳定控制下,能够以较高的效率做切割。曾是梁瑞芳在工研院的同事、现任工研院智慧机械科技中心副主任苏兴川说:徕通科技在研发方面花了不少苦心,例如怎么让机台稳定等就是很不容易的技术。除了与国际市场拉出区隔外,徕通慢走丝还得面对同样来自台湾,而且也有庞大研发团队的庆鸿机电。然而与其说两家是竞争对手,不如说彼此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连庆鸿机电董事长王武雄都爽朗地表示,其实彼此间的良性竞争反而能够推升彼此的技术能力,一起提升台湾在国际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