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上银蔡惠卿传输年轻工程师的浪漫哲学

上银蔡惠卿

上银蔡惠卿传输年轻工程师的浪漫哲学(上银蔡惠卿

在阳刚味十足的黑手产业,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是精密机械业上市公司中第一、也是唯一一位女性总经理。她如何运用温暖又坚韧的女性特质,与三十年来不断给她成长机会的董事长卓永财,上银科技推上世界前三大工具机零组件大厂。
小员工练大视野,千里马遇伯乐一路吸收养分,令人意想不到蔡惠卿踏上总经理之路的起点,竟是从一本杂志的小编辑开始。当时上银科技董事长卓永财任职于交通银行,同时是外贸杂志主笔,正好担任蔡惠卿的面试官。卓永财是蔡惠卿职涯中最重要的贵人,是她生涯中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的老板。一路走来中途即使有人挖角她从未心动,新老板未必能像卓董一样一直给我养分。蔡惠卿发现自己跟同学一样是祕书,薪水也许不是最高,眼界却很不同。一九八八年卓永财买入何丰工业决定投入精密机械产业,生产机台的关键零组件滚珠螺杆及线性滑轨,蔡惠卿自然成为创业班底。
上银蔡惠卿对内柔性领导,对外用力发声。上银科技重要的高阶主管曾因婆媳问题而家庭失和,蔡惠卿甚至鸡婆的跑到他家里住上一晚和两人深谈,试图化解员工的家庭问题。每年过年,她都要求卓永财一定要到高阶员工家里拜年。这些做法不免让卓永财偶尔消遣蔡惠卿:不要这么感性!即使如此蔡惠卿仍旧坚持,她认为这样对待员工,才能在冷冰冰、讲求效率、标准作业的制造业中,创造更多关怀与温暖。
有卓永财的支持加上创始员工与股东的身分,蔡惠卿在接任总经理后并没有碰到太大的阻力,反而对外要代表公司时女性这个角色让她必须强迫自己放大声量,不过这一次蔡惠卿笃定多了,她一直记得卓永财的勉励:抬头挺胸、挺直腰杆去面对。
我没有走入婚姻不能怪罪工作,蔡惠卿从来不是那种锋芒毕露的经理人,不过职涯上每次有大浪打来她也能不畏缩地站上浪头。一九五八年次的她至今单身,虽然常开玩笑说自己嫁给了工作,其实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取舍。我只是没有选择婚姻罢了,不可以怪罪于工作。

上银总经理蔡惠卿:跨域年轻工程师是台湾未来软实力

台湾工业界总感叹后继无人?上银总经理蔡惠卿在参与台中花博制作时,以信任为桥梁对接上下世代的对话,共同绽放台湾国际实力。传产连百分之一的利润都要计较,但蔡惠卿偏爱做浪漫的事,使上银科技成为产业里的异数。
专业展览上别的厂商安静展示产品,蔡惠卿却把产品做成会跳舞、泡咖啡和煎鸡蛋糕的机器人,引来学生围观与国外媒体拍摄。名声传开后一群三十多岁的年轻工程师找上她,希望上银科技的滚珠螺杆,能一起撑起台中花博巨型机械花聆听花开的声音。

记者问:这一次花博,你看见什么不同于以往的做法?

蔡惠卿答:硬调出一组人马,出钱、出人、出产品,还提点年轻团队怎么跟传产老板们提案。她用信任与创新搭起一个更宽广的舞台,让年轻工程师练习跨工业与艺术的合作。你不觉得就是要给年轻人机会吗?这是台湾可以期待的软实力!蔡惠卿称说台北花博曾有一个机械花,用的也是上银科技的滚珠螺杆,但花博结束后就拆掉放在仓库。
做设计就是要永续经营,永续经营就是要环保。台中这朵聆听花开的声音好不容易整合了一群人,出钱出力,如果半年后却要拆掉就如同浪费时间人力与资源,违反花博共创的初衷以后也没有企业想参与了。留下机械花,我心中吹着口哨离开市府会议室。
后来我们找台中市政府,把参与厂商找去开了会。我们问聆听花开的声音能不能保留下来?如果要拆上银能不能认养?我想帮它延续生命力。但是这里会有两个困难:法律上市政府同意吗?情感上参与的企业同意吗?
我们从上银在日本的厂区讨论到台湾其他县市,最终有人提议能不能留在原地?确定土地没有问题,就决定留在原地。目的达到,我就放松了。我是心中吹着口哨离开会议室。做一件事,不是做完就算了,而要激发团队的初衷。需要更前瞻地思考问题,才不会浪费资源。

记者问:这一次,你与许多年轻团队合作,讨论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蔡惠卿答:这一次因为激发了在地情感,喝两、三次咖啡合作就成了。困难的反而是缺乏跨领域整合人才。还好豪华朗机工团队有人懂软硬件,把上银科技、大银微系统、帝凯的系统、利茗机械的减速机,全整合起来做成模块。
问题业来了,驱动机械花需要工程师编写程序,但艺术家不只要会动,还要动得有韵律、有变化。最难的是这个部分,但是这一群年轻人都愿意试。只要给方向、给舞台,他们是可以发挥的,这是台湾可以期待的软实力之一。目标重要,过程中更要有学习成长。

记者问: 这些年轻人,你看到最难得的特质是什么?

蔡惠卿答:第一目标明确,他们有梦想,知道为何而战。第二有企图心,第三有热忱,年轻人知道时间有限、资源不足,就赶快启动找资源,找市政府帮忙,说服这些传产老板。
简报时豪华朗机工的张耿华跟我说,豪华朗机工为台电总部大楼大厅设计的巨型机械装置太阳之诗,用的就是上银的滚珠螺杆。因为上银的产品有切入点我才有意愿参加这个作品。因为用过我们的产品,我对他产生信心,就提醒他如果你能很快让我老板进入状况,就把台电的作品示范给我老板看!就能取得经营者的信任。第二为了让传产老板们有感觉,张耿华办了一个小型工作坊,我和几个大老板一起来组装,也录像起来,让大家建立情感。

记者问:你第一次看到听见花开的声音的成品时,是什么感觉?

蔡惠卿答:超级感动的!每一组花都是一群人组装起来,远看很漂亮很炫,但一定要亲临现场才有感觉。第二次去当时鹰架还没拆,两次我都爬到顶楼,邀一群五个人一起吊单杠很牢靠,大家都开心的笑了,回到车上时我的粉底都糊了!这是培养软实力的过程,让年轻世代投入工作的过程超级重要。当物质、精神、硬件都能配合的时候,作品一定是奇才。

记者问:这个过程帮年轻人累积什么实力?

蔡惠卿答: 帮年轻人学会换位思考沟通。沟通的前提是有倾听能力,倾听顾客、伙伴与项目内容,你需用对方听得懂得语言,去思考他要什么,否则很难达标。我们做事常砰砰锵锵地,要求达成目标,其实过程对了目标就会达成八九不离十。过程中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会有所体验、学习这才是最重要。我很在乎过程,也常跟同事说要达标但也要思考,参与的人有没有学习成长?
上银总经理蔡惠卿:有纪律的浪漫才赚得到钱
犹如生产线的纪律文化,让传产业的管理与营销常了无生趣?上银总经理蔡惠卿将艺术与创意融入她的管理学,打破产业对艺术创意花钱无效的迷思。二十万元能做什么?蔡惠卿就从这些钱起步,打造出会动的展览机器人,一点一点翻转组织的创新文化,最后连德国分公司都埋单。主管笑蔡惠卿太浪漫,这位传产业罕见的女总经理却用绩效证明,立基于纪律之上的浪漫和幽默,才能赚钱。

记者问:底毛利制造业都很在意,管理的浪漫与幽默怎么不被现实磨掉?

蔡惠卿答:我常被我老板(上银董事长卓永财)打枪耶!我开始有这种管理要浪漫想法大概是二零零六年。上银科技的产品都要参加专业展览,由于是硬件,展览起来就呆呆的。我是品牌总监,很难忍受产品静静地放在那里。我开始跟跟同仁讨论布置设计,能不能把零组件组成展示专用机,让它动?当时我还是执行副总,办公室在台北。就有同事说:副总,你们台北人想的跟我们台中人不一样。我说没关系,做做看嘛!
我成立了创意团队,同事们还是给我面子,每个部门都有人参与,还找工研院来上创意思考课,他们就知道我是玩真的。后来我向董事长争取经费,他很客气地跟我说,是有点浪漫啦不过我还是给你二十万,但是半年做不出来你就放弃啦。坦白讲我不知道20万能做到多少事。幸好产品是公司的,二十万可以用来买周边材料。结果三个月后团队就做出来会动的产品展示:他们把线性滑轨和大银的马达组装起来,买了两三个娃娃,就作出一个有音乐和尖叫声的大怒神。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可以吸引人潮。
第二台是在二零零七年德国世足赛,我们的德国团队产学合作,大学教授带研究生用我们上银科技的产品做了一台足球机。从此之后大家开始对我有信心,因为德国人也这样做。第三次是我老板做了弹钢琴机器人。日本很早就有弹琴机器人,但是单只手指,我们上银科技的机器人是十只手指,关键是在线性马达和线性滑轨的连接,还有许多软件,这个组装过程就有训练同仁软硬件的整合。从此之后没有人有疑问了。每次展览同仁都会把新产品结合成可以动的展示机出现,新产品一定要能动已经变成组织的细胞。
三年前的台北机器人展,会动的机器已经不吸引我了,我要求还要有主秀。同事们就让机器人一起跳舞;后来我觉得应该配合音乐,而且从单机表演变成一组机器人一起表演。最后我又不满意了,问同事机器人有视觉、听觉,可不可以有嗅觉?同事每一个都瞪着眼睛看我,嗅觉?怎么做?我说让机器人煎鸡蛋糕,不就有香味了?有香味就会把人吸引到摊位来,大家就疯狂大笑。这不就需要一点幽默?
当天晚上他们就买了做鸡蛋糕的设备,当时离展览只有几天,还是做出来一个煎鸡蛋糕机器人。之后又陆续做出了饮料自动服务、自动咖啡机。自动咖啡机原本只是展示,后来台湾、大陆、韩国许多大型连锁跟咖啡制造场来谈,现在也卖了很多台。
比如二零一八年八月上银科技跟匈牙利世界杯咖啡赛冲煮冠军王策合作。六月开始发想,八月就要做出来。因为完成时间都很短暂,一开始上银科技同事很紧张。工业机器人做上下取料的动作很简单,但冲咖啡有弧度、有时间,上银科技的工程师没有这种基础经验,程序都要重新写。于是一个工程师、一位艺术家就开始对话,王策很厉害,每一个冲咖啡的手法都有参数能够数据化。同事一听他说话就松了一口气,找到切入点就开始做。跟王策合作的工程师是台北城市大学毕业,不是名校生但只要有热诚愿意学、做实务,就学得到。你不觉得就是要给年轻人机会吗?
很多工程背景的主管笑我,这个哪有可能卖钱?我说又不是要卖钱,我只是要做品牌,让产品与人对话。也有人问我谁要买谈弹钢琴机器人?我说这可以吸引媒体,赚到品牌啊!如果工程师有一点幽默和浪漫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现在他们都知道做新产品要活泼、生动、可以对话,组织文化就要这样形塑。
有同事好奇我平常很浪漫,怎么要求这么高?因为没有纪律活不下去。第一要先营利赚钱才对得起股东,第二要让员工没有后顾之忧,五千个家庭就是五千个责任。浪漫和幽默是立基于纪律之上,立基于纪律之上的浪漫和幽默才有可能赚钱。
上银蔡惠卿传输年轻工程师的浪漫哲学友情链接:大同磨床新虎将铣床台湾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