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妈妈的严格教会上银科技蔡惠卿独立

上银科技蔡惠卿

妈妈的严格教会上银科技蔡惠卿独立(上银科技蔡惠卿

蔡惠卿从一个铭传商专毕业的小祕书,如今成为上市企业上银科技的总经理,在她女强人的外表下有柔软细腻的一面、也有坚硬强悍的一面,她的历练与蜕变让人佩服,而这些能量都来自于蔡惠卿的母亲对她的教导与训练。

蔡惠卿母亲节特别企画、温柔的力量

母亲节将届,除了感恩也是重新省思自己与母亲关系的时候。记者特地邀请两位不同领域的杰出女性工作者,分享她们与母亲之间的关系。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首度对外谈起母亲对她的影响,直到母亲过世前几年才能理解。知名部落客作家宅女小红除了与母亲建立像朋友般的亲密关系,也对于婆媳相处之道给了新的定义。
一头鬈发、白色套装、女强人的外表下却带有温柔的蔡惠卿是在精密机械的黑手产业里少数的女性高阶主管。蔡惠卿在事业上理性与感性兼具的个性,其实受到母亲对她的影响。不说还不知道,从小蔡惠卿身体就不好,体弱多病的她对童年的记忆多半是在病床上度过。记忆中常因胃痛无法去上学的她,躺在床上看着母亲看自己的眼神理性而无奈,彷彿对着蔡惠卿说:身体疼痛只有自己承受,别人没办法替你痛。蔡惠卿的独立来自母亲的理性、严格教育:她很理性,不会像一般妈妈对生病的小孩特别宠爱,让我从小就知道病痛要自己承受。
来自台南盐水乡下的蔡惠卿是家中长女,上面有一位哥哥及两位妹妹。因为重男轻女的观念加上妹妹都还年幼,家里的家事都落在蔡惠卿身上,蔡惠卿说除了生病的时候可以不用做家事,其他时间我都必须帮忙。

严谨龟毛、蔡惠卿做事态度承袭母风

蔡惠卿的父亲开中药行,因此举凡整理药材、清洗、晒干、分类、收纳等工作全都是母亲一手包办,当然蔡惠卿也必须从旁协助。我记得小时候只要一下雨,不管人在哪里,都要飞奔回家收药材。蔡惠卿说蔡妈妈做事情一丝不苟,爱干净的程度让蔡惠卿也耳濡目染养成对事情的严谨态度。妈妈会要求晒衣服一定要晒到很干、很酥,且一定要在太阳下山前收起来,如果是太阳下山后才收,她一闻就会发现。
小学时有一次蔡惠卿为了快点完成工作好出去玩,莽撞地冲进鸡舍喂鸡,一个不小心被鸡啄伤了手指头,蔡惠卿一时情急把鸡抓起来摔在地上,我天真的以为鸡会自己飞走,没想到就被我给摔死了。当妈妈知道蔡惠卿把鸡给摔死了,生气的把她痛打了一顿,蔡惠卿难以理解竟为了一只鸡而挨揍?我很生气,妈妈在把鸡煮好后,还特地藏起来不让我吃,但我偏要。蔡惠卿说她趁妈妈不注意时到菜橱里找到了那只鸡,硬是咬了一口,显示自己战胜了这只鸡,也为表达对母亲的反抗。
在蔡惠卿的印象里妈妈对自己的批评多过赞赏。同样是煮饭跟妹妹比起来,蔡惠卿动作比较慢又较不会煮,她总说如果有公司愿录用我,要感谢得拿钱去倒贴人家。蔡惠卿记得妈妈会帮家里三个姊妹一起剪头发,每次都先从她开始剪,剪到两个妹妹剪完后,妈妈还会回过头再帮蔡惠卿修剪,且嘴上总说妳就是抠头,所以很难剪。这让蔡惠卿觉得很自卑,一直到长大后蔡惠卿上了一堂高阶主管识人术的课,听到面相学老师说抠头是财富的象征,才让她稍稍释怀。
蔡惠卿说但是也正因为母亲从小严格的教育,让她很快地学会独立,摆脱家里的束缚,自己外出打拚,像自由的小鸟飞出去一样。长大后蔡惠卿也承袭了母亲龟毛个性,在外贸协会担任编辑时会要求文章的断句要达到完美,蔡惠卿说比方说人生是一个词就不可以一个字在行末,另一个字跑到下一行去。

一场误会、蔡惠卿母亲隐忍有苦难言

蔡惠卿在上银科技一路从小祕书成为总经理,也不断努力学习,获得了组织心理学的博士学位。外界总以为蔡惠卿念组织心理学是为了公司管理,事实上只对了一半,蔡惠卿说我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我最小的妹妹,因为她患有忧郁症。这是蔡惠卿家里深藏许久的祕密,让全家人都曾笼罩在这巨大压力下。蔡惠卿最小的妹妹出生后,因为小妹和我们血型不一样,让父亲一直怀疑小妹不是他亲生的。
这件事后来厘清是蔡惠卿的母亲小时候验的血型失准,导致将血型误判。但是却让小妹从小在怀疑中长大,才因此得到忧郁症。而最痛苦的莫过于蔡惠卿的母亲她必须承受所有的不谅解。蔡惠卿说现在回想起来,我妈妈那时候能做的只有把苦往肚里吞。多年后蔡惠卿才能比较释怀,理解母亲小时候对她的严苛,也许正是因为我像爸爸,也最受父亲宠爱,所以她对我特别严格,对我特别容易生气。蔡惠卿在多年后自我剖析,母女当年的心结,并非母亲不疼爱自己,而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
蔡妈妈在十年前因癌症离开人世,在她人生最后的几年里,每年暑假蔡妈妈会安排到台北在蔡惠卿家里住上一个礼拜,那一周成为她们母女难得的单独相处时光。有一个晚上蔡惠卿开车载母亲去吃晚餐,回家的路上蔡惠卿对母亲坦白说: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不爱我,对我特别凶,总是叫我做最多家事。蔡妈妈虽然对蔡惠卿的误解感到意外,仍努力解释当时家里的孩子,哥哥是男生,妹妹太小,我没有办法啊,能帮忙的也只有你。当天晚上蔡惠卿总算明白妈妈的无奈,不是不爱自己,她与母亲相拥而泣,多年来的心结在泪水中逐一化解。
在母亲过世前的最后几年是蔡惠卿与妈妈最亲近的时候,她几乎每天都会跟妈妈通电话,蔡惠卿说那时候公司正在快速成长,每天都很忙,但是我会尽量跟妈妈约好,每天晚上十点钟她打家里电话给我。若是因为加班没接到电话,蔡惠卿回到家也会看到录音机上的留言讯号,虽然妈妈不会留言,但是我会知道她有打过电话。我看到妈妈最后几年,终于比较放松,有为自己而活的一点时光。蔡惠卿为母亲感到开心。蔡惠卿认为母亲之所以会罹癌,跟多年的情感压抑有很大的关系,她其实一直过得很不开心,只是我小时候并没有发现。

为女蔡惠卿种树、即使搬家也要带走

长大后蔡惠卿比较能理解母亲的心情,也能成为母亲情感上的支持,还好在妈妈最后几年我们有多些时间陪伴她,才没有留下太多遗憾。在母亲走后蔡惠卿回到老家,发现小时候为了吸引蝴蝶、昆虫来到院子里,而要求母亲为她种下的树苗,即使搬家妈妈也带着它,成为留在家里的最后一棵树。原来母亲一直默默的守护着自己,就像每天录音机里的讯号一样。
至今未婚的蔡惠卿坦言或多或少受到了父母感情不睦的影响,对于婚姻产生不信任感,但是她却没有因此拒绝别人的关怀,或是吝于付出感情。相反地因为有心理学的学习,蔡惠卿希望在退休后可以成立生命教育基金会,成为别人心灵或是职涯的教练,也许没办法治愈妹妹的忧郁症,但是至少可以帮助更多的年轻女性,不要压抑自己的心情,让自己过得更好!蔡惠卿希望藉由母亲的经历,可以让更多女性学习,在婚姻中不要迷失,让自己活得更自信、精采。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出生一九五八年、现职上银科技总经理、经历外贸杂志编辑、学历美国菲利浦大学组织心理学博士。
妈妈的严格教会上银科技蔡惠卿独立友情链接:徕通慢走丝台湾永进加工中心特斯拉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