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台湾高铁工业专注携车架拼欧洲市场

台湾高铁工业

台湾高铁工业专注携车架拼欧洲市场

高铁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台湾省台中市大甲区顺帆路152号、

电话:886-4-2681-7989、传真:886-4-2681-8006、

如果你用谷歌地图导航高铁工业可能会开到海里去。高铁工业总经理王秋桂笑说。高铁工业位于台中市大甲区松柏渔港附近的工厂,少有人会经过,就算靠导航也未必能顺利抵达。尽管地点神祕这却是一个打入国际市场、本土携车架品牌的重要发源地。

高铁工业王秋桂总经理在携车架领域已累积了超过三十年的经验。这就像在一九八零年种下了种子,经过风雨的洗涤和磨练,不畏惧任何困难与挑战至今已长成巍然耸立的大树。

制造携车架、行李盘、狗栅栏、车顶架是高铁工业的专业,高铁工业也为客户提供超过二十年的服务。从产品设计、模具开发、冲压、弯管、焊接、涂装以及最后的组装,厂内全方面的机器设备,使高铁工业可以保持稳定的质量与交货时限。

经过高铁工业设计师与研发部门的努力,高铁工业已成功的申请了超过五十项专利,但高铁工业不满于现况仍然持续的改良或发展新的设计,让高铁工业的产品质量保证、安全、创新且在市场中保有竞争力。

高铁工业王秋桂先生先前为昆富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经理,公元一九九六年王秋桂先生创立了高铁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至今仍持续的投入他的专业知识与经验在如何生产出更好的产品,他的创意和努力得到了来自世界的的赞赏与尊重。

台湾高铁工业

台湾高铁工业携车架驰聘四十国

高铁工业坐落在台中市大甲区的松柏渔港,咸咸海味的空气中夹杂油渍味,这是高铁工业厂区特有的味道,也是台法混血的秘密基地,营销四十余国的自行车携车架。王秋桂从十五岁的黑手童工变成冲压王,秉持别人不做我来做的拼劲。三十多年凭借着一只皮箱闯天下,像辛勤的蜜蜂四处参展吸引欧美买家上门,闯出自己一片花园。

如今儿女陆续接班,冲压王还是每天巡厂两次,高铁工业是他孕育出来的孩子,安心与良心的坚持,他片刻不能放下。

高铁工业闹双胞、美丽的错误

请问是台湾高铁吗?一间神庙赐字,阴错阳差使多年后的高铁工业让外行人都误认为是台湾高速铁路。王秋桂说当初创业去大溪一家寺庙命名,因为是做车架产业,寺庙建议笔画多一点、重一点因而取名高铁工业。

后来台湾高铁建构时很多国外要寄给台湾高铁的东西全都寄到公司。王秋桂笑说我们也很乐意,人家寄错就寄还高铁,名片上印着高铁字样有效引起关注外,高铁工业常被误认为是台湾高铁的特约厂商,订房享五、六折优惠,以前有用喔,现在就没办法了!此高铁非比高铁,两者唯一共通点都与交通工具有关。轻便又稳固的携车架才是高铁工业的明星商品。

现代人越来越重视休闲活动,将户外旅行结合单车运动,因此能够简易轻便的将自行车装载于房车上的携车架,正热销全世界。

台湾高铁工业

冲压王、波兰和法国人都说高铁工业赞

虽然公司成立约廿年但王秋桂投入携车架产业,与黑手工作结缘已超过三十年。我家没有田,也没祖产,也没工厂。十五岁王秋桂离乡背井到台北当学徒。

王秋桂说:我很幸运跟着金水师(詹金水)、圆山师(简国强)这两位大师学习,别人不做我来做,从研磨焊接、冲压冲床都是会伤眼睛的工作,但我没有作不出的产品。王秋桂的坚忍耐操与纯熟的冲压技术,得到冲压王外号。

从学徒到冲压王,从机车零件做到日本家电,一九八零年王秋桂转向投身携车架产业,王秋桂常一个人带着一只皮箱一个车架出国参展。语言不通的王秋桂如何跟外国客户沟通?产品就是最好的沟通。

也许是因缘际会二零零五年一位波兰客户特别飞来台湾,特地来看我们公司。目前担任副总的王睦华回忆:这位客户很好奇,我们规模不大,但生产却很精致化。

位于大甲港区的高铁工业殷实工厂,逐渐在欧洲被看到。十四年前法国厂商更找上高铁公铁开发自有品牌,双方没有建立任何合约,法国工程师看中我们的技术跟设计师合作,把西方的设计元素带进高铁。由此台法混血创造出了独立的品牌。

台湾高铁工业

高铁工业父女并肩征战全球

从小在油渍味、轰隆隆的机械声中长大,王睦华大学毕业计划去澳洲留学。王睦华认为要有良好的语言,才能跟国外客户沟通。不过父亲却有不同看法:跟在身边有实战经验,又可训练国际观。王秋桂说服女儿留在身旁,就近指导。

果然跟法国设计师沟通的那半年,我的语言进步神速。父亲对王睦华的训练一波接着一波。紧接着王睦华又被父亲带着征战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美国拉斯维加斯、澳洲雪梨等展览,一场接一场。

我非常珍惜这一段经验,因为我们从零开始。看到女儿的成长,王秋桂不舍:女孩子总希望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但我却让她留在黑手行业。感谢我女儿成全爸爸的私心。

从跟随父亲的背影到现在变成得力助手,王睦华说其实人生满多因缘巧合,现在回想当初爸爸的决策是对的。

自己从黑手起家王秋桂靠从冲压王打基础,高铁是他一手打造的孩子,但要让这个孩子具有竞争力,就得靠另外两个孩子协助。 我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念财务,一个念信息,这两个架构完整后,就能看到高铁的远景。

台湾高铁工业

高铁工业品管关键魔鬼细节

父亲的身影是靠山也是压力,虽然业务越来越多但王睦华还是每天跟着父亲跑工厂。我们是制造业,常常到第一线去看才能知道问题在哪里。

杵着柺杖,目光犀利行走在厂区检视,高铁工业王秋桂一天厂区巡视两次,包含研发与制造,虽然逐渐交棒给第二代,但至今都还是亲力参与,高铁工业王秋桂对细节的坚持,包含他能记得每位员工,甚至是移工的名字。

王秋桂分享有一次接到法国大单,第一次合作如吃了大补帖,却没想到在包装阶段箱子里掉了一颗铆钉。铆钉就像卡榫松脱可能会摔车,一点小东西就会酿成大车祸。王秋桂下令机器停产,产品重做,好险客户愿意等待,赔了四百万换来信赖。

检验把关高铁工业客诉百分之零点二二

王秋桂深信一间公司如果要能走得长久,一定要在研发取胜。高铁工业已获得世界五十项专利,除了丰沛的研发能量外,对于质量的检验有着比同业更严苛的标准。当年高铁工业要申请国际标准测试时,全台湾官方都没有测试设备和场地,最后还是回到自己厂内,进行符合国际标准的测试。

王秋桂发现移工做品管检验,没有人情包袱,检验标准仔细又严格,因此提拔几位移工担任品管主管。当然台湾人会不喜欢,他们没有朋友,他们就是那几个人,我非常保护他们。处处细心谨慎,这份对自家产品安全性的高要求,让他们成为全世界出口客诉率仅百分之零点二二。

高铁工业自四年前起开始导入产学合作,与中部邻近学校合作,让硕士班学生能直接进入产线实习。黑手人才不容易找,高铁工业逐步导入精实生产概念成立产业硕士专班,将潜力股送去学习外,资深员工也进修,王秋桂自己也是这一班学生。

从大甲海边崛起的冲压王,变成飞入国际竞争的小蜜蜂,高铁工业持续用产品跟全球沟通,将台中海线的搏斗精神拉往全世界。

高铁工业注重研发设计开拓欧洲市场

高铁工业王秋桂说我们这边很偏僻、很乡下,走过去就是台湾海峡。但相信天时地利自有安排的他仍在这里花了三十七年,从代工起家到一九九四年成立高铁工业,成功开创自有携车架品牌。

携车架是安装于车尾或车顶的托架,便于出游时携带自行车。如今高铁工业已在三十多国有销售据点,更是台湾少数能够打入欧洲消费市场的品牌。英国权威自行车杂志二○一六年选出九款最好的携车架中,高铁工业就一口气拿下二款。

一手创立高铁工业的王秋桂是靠技术起家,最初在一九九四年成立公司时,业务仍是以代工生产为主,直到○二年,为了开拓海外市场,王秋桂积极参加各种展会引起当时一位客户底下法国工程师的注意。王秋桂回忆他非常赏识我的产品,希望可以一起合作。

随着法国工程师的加入为高铁工业带来更多欧洲设计元素。为了完成新型携车架,针对欧洲车的拖车球,也就是车尾直径五公分的拖曳用球体,王秋桂要设计出不能摇晃的夹紧结构。他向科技大学的系主任求助,系主任做了夹球结构分析后却直言不可能。

王秋桂不服气,花两年时间与法国工程师合作突破瓶颈,并将夹球结构申请专利,成功通过法国测试,切入欧洲代工设计市场。王秋桂表示这就是台湾的金手(指成功的黑手企业)

尽管代工生产订单不少,对自己技术有信心的王秋桂,仍有一个打造自有品牌的梦。○五年一位波兰客户来参访高铁工业,看了公司的状况觉得产品设计和质量都很好,就鼓励我们来做自有品牌。王秋桂在与法国合作伙伴讨论后,决定以自有的品牌名称切入欧洲市场,去挑战瑞典、美国等携车架国际品牌。

为贴近客户高铁工业成立国外办公室

高铁工业为了避免与德法代工涉及客户竞争,一开始是以北欧和南欧市场为重心,我们慢慢地、一步一步去发展。

做品牌与代工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需要更快将市场需求反映到设计面。王秋桂发现工程师到国外后更能清楚发觉当地市场需求,高铁工业便逐渐提高国外设计研发的比重,目前有一半研发是在法国为主的欧洲地区,台湾研发团队则是以结构与后制为主。

同样以外销携车架为主要业务,锦圣科技总经理蔡裕隆分析,高铁工业是比较着重研发的公司。想要继续成长就要继续开发,需要有很多的产品种类。蔡裕隆认为在成长过程里面会产生很多的研发费用。但技术出身的王秋桂却乐在其中,持续专精在携车架领域的研发上。

然而技术就算再好,也要市场愿意买才算稳。因此王秋桂除了在研发端整合外,在销售端上也开始在当地深耕。一五年高铁工业正式成立法国办公室,除了更便于接触代工设计及自有品牌的当地客户外,也能提升服务效率。

由于欧洲市场有着门槛较高的特点,不太容易出现削价竞争的状况。台湾最大的携车架厂商尚益铜器董事长廖俊尧认为,单靠竞价要在欧洲市场挑战国际大品牌难度很高。不过王秋桂认为高铁工业代工设计与自有品牌产品已经卖遍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可说成功站稳脚步。

○五年发展至,高铁工业旗下产品的获利已经有营收占比二○%的表现。王秋桂也替自己订了自有品牌的产品获利能达到五○%营收占比的目标,希望能降低对代工设计客户的依赖,提升高铁工业的自主性。

回顾从二十六岁开始投入携车架领域、总共经历三十七年的时光,王秋桂坚信用心经营一个事业,就能够成为龙头的信念,这也成就了高铁工业这个台湾携车架品牌,能够在欧洲打出一片天的好表现。而谈到品牌成功的祕诀,王秋桂不假思索地说出要很执着、要懂市场、要懂人才!而这似乎也成了高铁工业的成功写照,让这家位于西滨快速道路附近的偏僻工厂,低调成就一个国际品牌。

台湾高铁工业专注携车架拼欧洲市场友情链接:磙子凸轮分度盘雄克液压刀柄夏米尔线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