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告诉你为什么台湾产业升级做不起来

台湾产业升级

告诉你为什么台湾产业升级做不起来

2018年到了先恭贺大家新年快乐,因为放假中没想到啥可以讲的主题,所以来乱讲一堆个人经验,以及网络上常见的怪怪地方。首先先来谈一个之前想讲,但觉得气氛不对所以没说的,台湾产业升级这件事。

笔者把话先说在前面,产业升级不是打电动,累积资源到了,按按钮就可以Pon一声,整个工厂跟生产的产品,全部都可以更换成新的。这件事实际状况很复杂,就提笔者经验过的一点小事,当然故事内容的对象跟产品都有修正过,请勿多做现实的联想。

以前曾经帮小家的工厂,人数加外劳不足五十个那种,规划一下产线的优化。说规划也不算,就是帮老板想怎样可以改善生产效率,跟找出新的客户来源。产线优化具体就是加点小东西,让手动线的效率提高,清理管线内的杂质,避免多余的污染。找新客户就是看既有的生产工具,能否找到非本行以外,有新的用途之类的。

结果当然是很惨烈,你想得到的便利小道具,拿去试用都是灾难,原本以为会很好用的,在线都不买单。是因为老板卡你?还是主管卡你?都不是,是外劳跟在线主管反对你,原因超简单,他们现在用的看来很蠢的方法其实比你想的要省力跟单纯。不信自己去试试看,还真的比你买东西装省力,不过是超简单的杠杆原理,只不过人家用废弃电线跟抹布就做到。

新客户也是一样,找了自己专业跟朋友,拿去可以试用的都试了,就是不可以,你想把表面处理上一层薄的涂层,结果不仅比原生产方法更贵还容易掉,用自己的科学知识,想办法把产线的配方跟流程改变,改变到终于可以做成功。猜猜看怎么着?改成这样,其实就跟原本的生产方法成本相差无几,何苦呢?

键盘敲字说转型简单,其实哪有那么单纯,很多产业的生产工具跟模式就是卡在那,要转型需要投入极大的成本。老板哪里会愿意啊,他辛苦三十年存了几个亿,买了一堆房子收租,小孩都出国念书有成就,今天你要他转型成本列出至少一亿,会不会成还不知道,他哪里会想理你。结果一堆人在线骂这些人不知长进,快笑死。

台湾产业升级

另一个经验是帮A工厂的老板找好的上漆方法,然后找了B烤漆工厂,也找了C工厂的物理镀膜跟D的化学镀膜。总之大家都在试验,看能否找到一种便宜又好上的方法,这样就可以把那些代工厂一枪毙命(那是iphonesony、三星等争霸的年代)。因为整个新型机壳的金属含量配方跟传统的不同,原有的烤漆厂做出的良率很低,表面不好看,所以试验新机壳的公司亟欲找到可以成功生产的办法。

笔者找了几家,用了好几种方法,其实都算免费凹人家试验,人家也算知道这订单大,愿意试试看。半年下来怎样都不成,可以成的方法都很贵,完全不敷成本也没有竞争能力。最后计划不成,空留遗憾,然后不多久的时间,就被iphonesamsung新机种打爆。原先新机壳的设计,是要改善一些弯曲跟抗压性问题,所以台湾这边才有厂找了新配方试验,强度是够了但是没办法上颜色,当然无法用。你说相关人士没有努力,都不肯转型求进步?

很多人用嘴巴说,买人家的机器来生产不就得了,你知道一台多贵吗?机器算便宜,整个产线要调整,人员要重新训练,还不见得会有成果,后面的花费才恐怖。

还有一个,是笔者观察一些工厂内部,未上市跟上市的都有,他们的管理问题,以及努力想要转型,最后卡死在哪些地方上的经验。当然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供应商,在之间参与也只是陪着主管们傻笑,看着商机流逝到整个股价腰斩;相关人等每一个都觉得自己正确,但其实都不正确的过程。说穿了就是管理失当,责任当然是老板要负,但说一切都是老板的错,那就未必。

这怎么说呢,有一家企业,他们想要改善现有的生产效率,以及购置新的生产线,计划是要购买二手的机具,让自己可以顺便在产业链中,把自己后段的那一小块也接起来。利润算起来颇为丰富,而且更重要的是,不需要外移中国,在台湾的获益就足够了。当然最后失败了,问题在哪?

问题在于业务部门的人觉得这笔生意不划算,把现有的单包给下游就好了,何必为了喝牛奶买头牛。生产部门的人觉得二手机具需要调整的部分太多,最后不如买全新的还会比较省。品管那边则是根本不想要增加产线,因为老板没有承诺人力的增加。至于财务那边正宫跟小三的问题我们就先搁置好了,不然没完没了(不是老板的,是主管们的)。

就一个观察者,大家讲的都对,但真正问题出在大家都私心自用,很多黑的部分都没有办法去证实。例如业务那边是跟上游还是下游串在一起,可以多跟下游拿一点点回扣,还是上游不希望你坐大。生产的问题象是谁去找这个二手设备的,跟现有的主管关系好不好;作业员根本就不希望多增加工作,就算薪水增加也不要。品管就甭提了,一堆超老经验等退休阿姨卡在那,好好地何必找自己麻烦。

这还只是一家不到百人的小工厂,大的那种还见过夜市人生现实版的。读者一定见过一堆键盘改革者,告诉你这种工厂倒一倒算了,或是老板自己没能力去死,只要那样这样下定决心,就可以成功之类的。笔者告诉各位,这些都是屁话,因为只要这样那样就可以转型成功,还要你说?

台湾产业升级

课本上写的东西谁背得比较熟还不知道。人的问题就是卡在那,现状就是这么惨烈,你不去摆平这些人,或是说服老板忍痛人事改组花个几百万,后面怎么可能搞得定?当你要越级去跟老板谈,就算老板愿意,下面也不会跟你一起革命的。一个会越权跟老板报告,成为老大心腹来砍主管的人,谁晓得哪天会把刀砍向自己。这简称信用破产,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而整个工厂的人,甚至附近的都会知道,有个小鬼出一张嘴就要大家失业回家。

抱歉,这就是转型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总是有一堆扯后腿、拖油瓶在那边,你要怎么处理这些无法跟上转型的人?用说的都很简单,自己去做做看再说。要人去死,看看人家会不会联合起来整死你先。

最后是笔者个人当年努力过,但最后没成功的。因为看到太多侦测设备,其功能实在鸟的可以,监控跟操作蠢到爆表,但要花钱去买整套各式各样的仪器,又贵得靠杯。所以想说,能否依靠自己的专业,设计某种光学仪器,一次搞定每一个数据?还真的去算过,测过相关的可能性,前途一片光明。

结果把样本送去给每一个你知道的检验方法,都只能片面的测出特定的数据,全面性相当困难,虽说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想要做出有多功能检测的光学设备,重点不是光,是你怎样制造那个Filter,越复杂的就需要越精密的制造方法。最后当然没成功,不过也认清了为何日本人的设备充满在这个产业,因为就是真的他X的一台测一半以上的数据,那个Filter你就是做不出来(要做出来,大概投入资本够让整间工厂倒了)。

简单说,产业转型跟升级,听来很简单,做来很困难,有人事的干扰,也有技术的限制,还有资金的管制。确实很多老板,都想要你免费弄给他,他坐享其成就好,但话又说回来了,我们自己何尝不是?有些东西仅仅只有概念,连个样品都没有,怎样去说服人投资?这世界上最不欠的,就是别人出钱帮自己升级的概念。

所以前两年笔者才跟人讨论过,既然有心要做,何不提出一些建议,设计某些可以量产的简单东西,让旧型产业都工业4.0化?笔者的计划都写一半了,认识的人也问了成本了,过去有一点点经验,接触过的厂大概需求量都可以算了,出资补助不需要数亿,可以改善整个产业的效率,利基远远高过这个数。果然笔者还是太天真,后来整个放弃。

先不提鸿海这种超大型企业,不会愿意他的那些供应商信息整合好了,就算是这些代工厂跟中小型的供应商,也不会希望做到工业4.0化。因为太多东西的眉角都锁在人的脑袋里,信息揭露的越多,他们可以操作的空间就越小。

这些老板的敌人是另一个同业老板,劳工的敌人是另一个工厂的劳工,真的给他4.0化下去,马上体质最弱的全部倒掉,失业的人怎么处理?笔者可是被问倒了,难道又要说政府出钱救这些人?把出钱改成纳税人出钱,很多人就会不愿意了。

告诉你为什么台湾产业升级做不起来友情链接:台湾智慧工业台湾自行车产业AD32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