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台湾时硕黄亚兴传承家传共好经营学

台湾时硕

台湾时硕黄亚兴传承家传共好经营学(台湾时硕

一手创办台湾时硕科技的董事长黄亚兴,曾以创办人兼经理人身分参与苹果供应链大厂致伸,以及汽车零组件大厂智伸这两家上市柜公司的创办过程;直到四十八岁黄亚兴才单飞成立时硕科技,改卖安全气囊关键零组件并成功上市。

历经三家上市柜企业草创期的他,原是台北商专税务会计科毕业生,无论是电子或是汽车零组件制造,黄亚兴直言:我都不会做。加上出身眷村的背景,更让听不懂台语的他连怎么跟台湾制造业的黑手师傅沟通都成问题。

那么黄亚兴究竟如何一路从电子业赢到传产业?黄亚兴说:「先利他,才能利己。我不做独大,要整合起来,一起做大。」的经营哲学是一大关键。

台湾时硕

台湾时硕黄亚兴起步:串接台厂、不捡小单直接找大厂抢单

学会计的黄亚兴一开始就不是单打独斗型的创业家,因非工科出身,不会对产品自我设限,但黄亚兴懂得从客户、市场端找资源,然后靠整合力胜出,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如此。

最早黄亚兴在外商台湾国际标准电子公司负责采购代理业务,帮忙类似IBM这类国际客户采购台湾零件,由于大多不是单一零件而且订单量大,往往单一业者无法满足需求,因此黄亚兴经常要整合数家工厂资源来供货。

这个串接国际订单与台厂的能耐,让黄亚兴在一九八三年,才三十一岁就因累积出全台各式电子零件厂的货源地图与资源整合能力,而能与郭台铭、致伸科技董事长梁立省等人共同投资创办致伸科技;但三年后黄亚兴以创办人兼副总经理身分参与创办智伸科技任务,才是黄亚兴大展身手被业界看到的时刻,关键一役是希捷的磁碟机订单。

当时全球磁碟机产业岛是新加坡,而且磁碟机随着计算机快速发展需求大增,可惜的是靠单打独斗闯天下的台湾业者却几乎都抢不到订单,大多只能捡新加坡剩下的小单吃;而智伸科技初期经营形态与台湾国际标准电子很类似,都是先找国际订单然后委外生产,居中赚价差,而磁碟机正是兵家必争的热门订单。

黄亚兴找来六方精机、宇隆科技、谊山精机、国隆精密工业组成协力团队,然后采取主动出击,跳过新加坡直接到美国接触原厂找订单,靠着「常常为了客户半小时的空档,就搭好几小时的飞机过去」、「不然就是一次从西岸到东岸,至少扫四个城市,才回台湾」的拚劲,说动希捷愿意下单让台湾业者试试看,结果一试成主顾,智伸近年约四十亿元的营收中,希捷订单就贡献约两成。也由于黄亚兴乐于为人作嫁的特性,上述协力厂商在他仍在智伸时期,几乎家家都有近六成营收来自智伸的委外订单。

台湾时硕

台湾时硕黄亚兴单飞:拚开发买工厂、让卖家变协力班底

二零零零年黄亚兴因为发展车用电子的想法与智伸其他股东坚守电子与机械加工的意见分歧,最终斥资九千万元买下智伸刚起步的车电部门,创立了时硕科技。

身为市场新兵想抢进保守封闭且质量要求严格的汽车供应链,最好的切入点是投资新产品研发项目,这不再是靠协力厂商就能完成的任务,必须自己有厂。可是这位一路走来都在帮别人接单的串接者,一旦自己有工厂恐变成协力厂的竞争对手,等同于丧失自身原有优势,究竟该如何不让朋友变成敌人?

黄亚兴采取了「我买下工厂,但把工厂最主要的订单全留给了卖家」的特殊购并策略,这有两个用意:对内他让购并进来的工厂放弃别人会做的既有订单,让自己不变成「我也是」产品的依赖者,让自家工厂能更聚焦研发新产品、抢新订单,发展出自己能掌握的研发力。

对外,另有工厂的卖家,因为他释出订单不会视他为竞争对手,而保持良好关系等到自己开发成功、抢到新订单时,卖家还能继续当自己的协力厂班底,帮忙消化订单,发展将比竞争者快,这是利己,也是利他的做法。

「制造业,全部自己做,利润可能百分之三十,但我没有那么多人、那么多设备,分百分之十五给别人、我分百分之十五,别人可努力降低成本,拚看看百分之二十,同样的我也是这样,最后加起来可能比原来还多,这样不是很好?」黄亚兴说。

台湾时硕

台湾时硕黄亚兴壮大:要员工学下跳棋、能帮队友搭桥、才懂想客户

不只他自己,他希望全公司员工也落实共好的信念。时硕内部训练最特别的一堂课竟是「下跳棋」,因为跳棋的游戏规则是必须帮队友搭桥,或搭别人的桥才能抵达目的,而且是全员抵达目的地才算胜出。

在比赛规则上他将跳棋赛分为前半场的个人赛,与后半场的团体赛,透过奖金鼓励员工参赛,但想拿奖金只靠个人赛并不够,必须要在团体赛胜出才行。透过下棋训练,他建立「学会为他人造桥、铺路」的企业文化。

也就透过这样的训练团队懂得帮客户着想。团队发现传统用切削制造的安全气囊引爆器,造成很多原料浪费,是客户成本居高不下的主因,因此他们率先改用锻造方式减少原料浪费,让客户能省下三分之一的成本,时硕也因此站稳脚步,并在汽车供应链中逐渐打响安全气囊引爆器王这块招牌。如今全球约两成安全气囊引爆器,都用时硕产品。

台湾时硕

台湾时硕黄亚兴挑战:新制造变动加剧、用妈妈的智慧找突围破口

之后虽然在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二年因为金融海啸,陷入连续四年的衰退期,最惨时营收腰斩、壹年亏损可达四千万元,但团队同样从客户角度思考,找到汽车传动与节能、航天应用、工业应用等新品项来突破困境。

在近五年快速成长下,黄亚兴建立起年营收达三十三亿元的企业王国,但他的经营始终不脱与上下游伙伴共好概念,就像近期加码四亿元进驻中科二林园区设厂,「我要藉由这个基地,打造一个更多业者能加入的精密金属加工零组件供应链。」黄亚兴说。

他认为从中国制造二零二五,到美国制造,全球制造业的市场竞争正在快速加剧,而台湾中小企业众多的体质,面对这种驱动国家资源的制造大战必须更团结才有机会。

为何能一路坚持这样的经营理念?黄亚兴透露早年母亲一度因为家计,在眷村里摆摊卖起牛肉面时,让黄亚兴印象深刻的是妈妈总是不忘提醒他:「上半夜要想想自己,下半夜要为人家想,做人不能吃干喝尽。」这个家传智慧,也伴随他一路至今。

台湾时硕黄亚兴传承家传共好经营学友情链接:台湾保时捷女王台湾维顺工业台湾经宝精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