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胜利体育不甘心代工拼出世界第二大

胜利体育

胜利体育不甘心代工拼出世界第二大(胜利体育

因为世界羽毛球皇后戴资颖,羽毛球在台湾再度掀起热潮,但早在四十多年前台湾羽球品牌胜利已扬名海外,吸引世界最大羽球品牌日本尤尼克斯寻求代工。原是代工厂的胜利体育不甘帮人贴标,创办人陈登立跨足球拍、球鞋制作,赴陆设厂、盖球馆,以自有品牌拚到世界第二,中风卧病在床也牵念羽球。

第二代陈庶荣了解父亲的牵挂,在尤尼克斯赞助中、韩、日等国家强队的垄断下,他突围拿下韩国队九年赞助权,让营收十年来成长近三倍,去年更达三十三亿元,父亲也竖起大拇指称赞,同心要向世界第一越靠越近。

胜利体育四楼羽球馆如常传来砰砰响声,但球声缓慢、规律,少了杀气。八十四岁的胜利体育董事长陈登立在总经理儿子陈庶荣搀扶下小步移动,接球却准确,紧盯羽球的眼神依旧犀利,陈庶荣解释:父亲一年前中风,但他每周还是会打两次球,我请同仁慢慢地喂球给他。

创立胜利体育五十一年陈登立没有一天离开过羽球,去年初中风,昏迷一个多月甦醒后因气切无法说话,他仍以笔写下想打羽毛球五个字。接过父亲的球拍,陈庶荣赶紧拉了椅子给父亲休息,对于访问陈登立无法顺利对谈,但一听记者问及胜利体育未来目标,他眼神坚定地一字一字说出世界第一。

胜利体育去年营收三十三亿元(世界第二大羽球品牌),仅次于日本品牌尤尼克斯,赞助世界球后戴资颖长达十年。虽然规模仅尤尼克斯的六分之一,还曾是尤尼克斯的代工厂,但陈登立不服输一路直追,从五万元起家的小工厂,建立自有品牌摆脱代工,目前外销六十多国。

胜利体育

胜利体育潜伏九年、抢下韩国队赞助营收翻三倍

胜利体育成立研发和设计团队的关键点,二零零九年首度从尤尼克斯手中抢下韩国国家队赞助权。过去三十年尤尼克斯一手垄断中、韩、日、印尼四大国家队的赞助权,自从胜利体育攻下破口,不只奠定世界第二的地位,也提升胜利体育开发产品的能力。

只是赞助权也非有钱就胜券在握。早从二零零零年起,胜利体育便透过韩国经销商积极扎根基层,陈庶荣说当时我们还没办法赞助国家队,但从中小学、企业队开始,时间久了很多国家队球员其实都用过我们的产品,对产品也会有信心。

由于合约注明半年内若选手不适应产品可随时解约,胜利体育全体上下绷紧神经。陈庶荣成立十多人的研发团队飞往韩国,一到达就被韩国队的训练强度吓到。他们一个月内就必须换鞋,一般选手撑两个月也不是问题。胜利为此研发以聚乙烯醋酸乙烯酯为鞋子的中底材质,更轻弹、避震,并以高速摄影机在场边纪录选手打球状况,再逐一访谈,最后根据选手习性重新设计产品。

胜利体育

别人抢赴陆、胜利体育逆向操作回台营收成长

胜利体育与一九九二年投资一千四百多万元赴南京设厂制作球拍、羽毛球与球服,由哥哥陈庶元负责。因球拍毛利率五成,陈庶荣希望球拍成为胜利体育主力,便将一支售价约七千元的高端拍移回台湾生产,与研发团队紧密结合。走访胜利体育研发室一支球拍的诞生得经过挥重、摆动、受压等测试,依照材质、结构和力学设定参数制作,团队每年至少开发两款新品。

当初签下韩国队后,更打响胜利球拍的知名度,拿下北京奥运混双金牌的韩国选手李龙大,二零一二年带球拍亮剑上场伦敦奥运。陈庶荣骄傲的说:他带动了胜利体育高端拍销售量,这一支是速度拍,风阻系数很小,反应快速,每年热卖超过三万支。

与胜利体育同年出生的陈庶荣记得,小时候不常见到正在为事业打拚的父亲,而父亲不要求他的课业,唯一只要求会打羽球。自己家做这个,怎么可以不会,他还安排老师教我们。

胜利体育

胜利体育工厂大火险倒闭、员工自动加班度危机

胜利体育陈登立虽对羽球一窍不通,却很有追根究底的实验精神,他买来各家羽球逐一解剖,分析羽毛的比例、重量与宽度,连羽毛插入的深度、角度都仔细记录。陈庶荣记得只要做出产品,父亲便会以布包着羽球,骑脚踏车送给球友和教练试用。

不像许多传统产业以代工起家,胜利体育一开始便自创品牌。三年后日本运动品牌川崎和尤尼克斯找上胜利体育代工羽毛球,胜利体育因此进入大规模机械化生产。只是成也代工,败也代工,后来羽毛球原料价格上涨,品牌商却要求胜利体育自行吸收成本,不想再受制于人的陈登立一步步铺好后路,从羽毛球制作延伸到球拍,还建立球拍厂,研发推出轻巧又坚固的碳纤维羽球拍,一九八八年起胜利体育即不再代工专注品牌发展。

除了崇拜父亲决策精准,陈庶荣最佩服的是父亲从不轻言放弃。一九九一年因电线走火,胜利体育工厂所有产品付之一炬,损失好几千万元。记得那时我妈在哭,父亲脸色凝重,很多人看衰胜利体育会倒,但父亲拿房子抵押,坚持重新站起来。

胜利体育

胜利体育赞助戴资颖超过十年

胜利体育陈登立以人情味建立羽毛球王国,陈庶荣也承袭父亲厚道的管理方式。一九九二年胜利体育设厂南京,为攻进大陆市场陆续在苏州、沈阳等地经营球馆。这不是我们的本业也很难赚钱,我们只是觉得这么大的地方,没有好羽毛球馆很可惜,对这运动也不利。

二零零二年大陆爆发非典疫情反倒成了胜利的转机,当时鼓励人民运动增强抵抗力,易学的羽球因而广为流行,胜利体育耕耘十年,大陆市场突飞猛进现占营收七成。

胜利体育每年以营收的十分之一赞助选手与比赛,就为多曝光品牌。二零一六年里约奥运时由于台湾羽毛球协会由尤尼克斯赞助,胜利体育则是赞助戴资颖个人超过十年,当羽协要求戴资颖不得穿胜利体育球鞋赴赛时,胜利体育的作法格外温暖,特别替戴资颖制作一双没有标志的球鞋。其实大部分运动项目品牌团签的话,通常只能要求穿品牌提供的衣服,要求换鞋,谁受得了?即使无奈,陈庶荣的口气还是很温和。

为何不是由台湾品牌赞助台湾羽协?陈庶荣苦笑:尤尼克斯在台湾砸了超乎常理的钱,好像故意想打击我们胜利体育,但这样对台湾羽协发展很好,可以有更多资源做事。

陪父亲练完球陈庶荣默默帮忙收拾球具,问他父子谁球技厉害,他不正面回应,反而逗趣地讲了句台语:他会老,我会大。儿时父亲牵他打球,如今角色互调,不变的是陪伴。这时说话吃力的陈登立比出大拇指赞儿子:九十90分,他很不错。陈庶荣的表情总算有了显著变化,露出灿烂笑容。

胜利体育不甘心代工拼出世界第二大友情链接:台湾自行车产业社交尴尬症细胞自愈